合同债权人之一放弃债权的效力

“合同债权人之一放弃自己的债权会有什么影响?以下是给你的介绍,希望能帮到你。

首先提出问题。


甲、乙双方长期在丙公司做家政工作,并签订了服务合同。甲乙双方一年总费用3000元,合同中没有具体的分工。期满后,丙方未支付服务费,甲方起诉法院。诉讼期间,法院通知乙方参加诉讼,乙方书面放弃了应得的服务费。甲仍要求丙支付3000元,但丙辩称由于乙已放弃债权,只能向甲支付1500元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双方对合同的有效性没有异议。服务合同已经生效,甲乙双方已经履行,但丙方未支付服务费。经依法确认,甲、乙双方对丙方有3000元的债权..如何知道B放弃债权的效力?有人认为,根据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实施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〉若干问题的意见》第八十八条,有的共有人主张共同所有,有的共有人主张共同所有。不能证明财产为股份共有的,应当认定为共同所有。由于本案涉及的合同中未约定服务费分摊的具体份额,3000元的债权按上述规定执行,并确认为甲乙双方的共同财产..乙方向丙方放弃债权,但甲方不同意,但要求履行全部债务,视为甲方不同意。因此,根据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实施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〉若干问题的意见》第八十九条的规定,应当认定无效。

第二,有两个问题需要澄清。

(一)所有权和债权的关系。从理论上讲,所谓共同所有权,是指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人共同拥有同一物的所有权。我国《民法通则》中的共有条款置于民事权利、财产所有权和与财产所有权有关的财产权的第一节,分为股份共有和共同共有。所以民法意义上的共同制度是用来规范一物多人共有的情况。该制度的适用基础是所有权,说到底是物权制度。众所周知,民事权利体系、物权和债权是两个最重要的范畴,它们在权利的性质和特征上有很大的不同。在民事立法中,在仍然生效和执行的民法通则中,分为财产所有权和与财产所有权有关的财产权、债权两个部分,尤其是物权法和合同法。这两种权利体系的规范基本是一体的。由于共同所有权是一种产权制度,用共同所有权来解释债权问题实际上是适用范围上的错误。同时,刚刚颁布即将实施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》第一百零三条规定:“共有人不同意分摊或者分享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,或者约定不明确的,共有人除外。家庭关系等。,均视为股份共有。”该条实质上否定了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实施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〉若干问题的意见》第八十九条规定的不能再推定共同所有关系成立,更不能认定本案中两人享有的债权为共同所有。

(2)本案中大多数人的债务属于股份债务还是共同债务。从理论上讲,根据主体数量的不同,债务可以分为单一债务和多数债务。本案中,甲、乙双方对丙方有3000元的债权,一个债权人多于两个,是多数人的债务。根据当事人具体权利义务的不同性质,多数人的债务可分为按份债务和连带债务。具体来说,按份债务是指如果有两个以上的债权人,他们将按照一定的份额分享他们的权利。债务人为两人以上的,按照确定的份额分担义务。“连带债务”是指“债权人或者债务人人数超过两人的,都有权要求债务人履行义务;"每个负有连带债务的债务人都有义务清偿全部债务."在这种情况下,甲方和乙方是多数债权的主体。本合同成立时,双方对甲乙双方的债权份额没有明确规定,在本合同有效履行期间未达成所谓补充协议。因此,从合同的书面内容来看,债权似乎不具备按份抵债的特征。

但在没有法律规定的情况下,直接认定这种情况为连带债务也是不合适的。因为法律规定的连带债务的目的是为了保障债权人的利益。这方面主要体现在连带债务制度上。连带债务以全体债务人的全部财产作为债务履行的担保,一个债务人无力回天,通常不影响债权人债权的实现。连带债权的情况之所以对债权人不利,是因为如果收到全部款项的债权人不诚信或者后来陷入无奈,那么其他债权人的债权就不可避免的无法实现。因此,连带索赔在实践中很少见。在立法上,日本民法典甚至没有规定共同请求权和数个请求权。在连带债权和连带债务都有相关规定的国家,民法中关于前者的规定极其简略。德国民法典第420条规定,如果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人欠下一笔可分割的付款,或者如果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人不得不要求一笔可分割的付款,在有疑问的情况下,每个债务人只对相等的部分负有义务,每个债权人只对相等的部分享有权利。第427条规定(因合同产生的连带责任)两个以上的人对可分割的合同付款承担连带责任的,在有疑问的情况下,以共同债务人的身份承担责任。德国民法考虑到推定的连带债权在债权人内部可能存在较大风险。因此,对于合同产生的共同权利,没有作出与第427条类似的规定,而是采取了平等分担责任的公平安排。

三、本案的结论。

由于德国民法的上述规定在制度上具有内在的合理性,在民法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,我们可以借鉴其法律依据。具体而言,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双方未能表示任何债权人有权单独要求全额付款,则应将其视为按份债权。至于债权份额,法官应根据债权的形成进行划分。总的原则是,如果没有明显的理由,就应该一视同仁。

本案中,甲、乙双方对丙方有3000元的债权,乙方以书面形式明确放弃其份额。而且在服务过程中,没有明显的理由区分他们的份额大小,所以确定他们各自应有1500元的债权,乙方的放弃对他们的份额有效。甲要求丙支付其全部债权份额,法院不予支持。丙法官向甲方支付服务费1500元。"

上一个:

下一个:

相关产品